柳歌哥哥

我我我现在在火区盗圈玩得很快乐。沉迷名朋啪啪啪啪啪(打脸)不想写肉。

良信

两个互相夸可爱的小可爱!!
下章开车 我就卡 我就卡!就卡了!
子房,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啊...
章二:返童
第二日的日上三竿,张良再一次摸索着单片眼镜爬起来,那恼人的猫耳朵猫尾巴还在。
本以为韩信已经起来练枪了才是,却发现院里静悄悄的,除了鸟儿清脆的鸣叫和仆人们扫地时落叶和扫帚发出的摩擦声,好像都是静悄悄的。
那小子怎的...?张良穿戴洗漱好,便寻去客房找那人。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睡——”开门却吓得停下了手,什么嫌弃话都烂在了肚子里边,只好无底气憋出一个音“——信?”
偌大的房里只坐着个赤发的小孩,白嫩嫩的脸蛋肉嘟嘟的仿佛都可以掐出水一般,一双湛蓝色的眼睛眨巴眨巴地无辜望着他,天真的样子好似——他什么都忘了?
那小孩儿粉嫩的脸上满是茫然和无措,好似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似的——看着这个好看的大哥哥,便如何也不想地坐起来,摇摇晃晃地爬下床要去找他。
登时吓得张良急忙去把韩信接住,搂怀里柔声安慰着,望着那委屈的小脸蛋和粉嘟嘟的波光水润的唇,心里轻叹一声:
“天..好可爱..”
不过下场就是自个儿的猫尾巴被人像什么新奇玩具一样抱在怀里玩儿。
散乱的红发被他亲手扎起来,碎发别到耳后,顺道也给他换上了一套管家本来给女儿买的小熊睡衣...拾掇完后那一个粉嫩的小团子,简直就像吃可爱长大的小宝贝似的。
这样可爱的将军...不想被别人知道...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就是和隐居没什么两样的——除了几个偶尔“路过”看着二人互动的女仆,满脸少女心飞快地走掉外,张良对调戏小韩信有着各种各样的花样,比如突然用言灵把他托起来,看着他忽然吓得呆掉的、几乎要停滞的小脸总觉一阵解气;小将军大抵已经有五岁,偶尔欺负他抢走他的食物他还会奶声奶气地装凶,后来看着没有用了就软软糯糯地跑过来撒娇,凶没用、撒娇也没用,最后气急败坏地扒拉着张良的衣袖一个劲地呜咽着掉眼泪,这可爱的表情都快把张良心给哭化了,只得又低头给他玩儿猫耳朵,抱着人温声细语地安慰着。
这样的将军实在是太可爱了...但是即使不想这样有趣的事情过去,但是随着几天过去,他清楚地发觉韩信已经长大了许多——从白嫩嫩的小团子变成了大一点的团子。
肉嘟嘟的脸庞便瘦削了许多,一双不喑世事的湛蓝色眼眸里晃着的都是自己的影子。白皙的肌肤摸着滑腻又让他爱不释手,爱意膨胀着便随着这样的时间和两个人一同的打打闹闹里升华得爆发。
“子房!陪信洗澡!”装出凶狠的表情恶狠狠地望着那还在批阅文书的人,却不知这表情嫩得什么气势都没有,反而会让人觉得想伸手掐一把那人柔柔的脸蛋。
“小将军你可等等啊...”无奈之下操纵言灵飞快地把工作做完,抱起韩信便顺理成章往温泉里边走了。

屏退了仆人,抬手把摸了把自个儿的猫尾巴,有些不适应地碰了碰水,随即又缩回来。
啊啊...不想下去啊...
毫无办法地干站着,直到自个儿的尾巴被小孩儿含嘴里玩儿才后知后觉抽出来。眼下还是陪着这位小祖宗吧...无奈客服了一下,碰了碰水百班不情愿地把小孩儿抱怀里下了水,小孩儿入了水,泡在温热的水池里发出猫咪一般的呜咽。
...好可爱。
明明自己就成了猫,却完全抵不过这小将军什么都不懂的时候的那些个撒娇哭喊,只得一个劲儿哄着。
这账啊可一定得讨回来...
气愤地想着,低头瞪了眼在自己臂弯里玩儿着水的小孩儿。
秀气的眉毛沾了点水珠,眼睫毛湿漉漉地眨了眨,双腿不安分地到处踢,但是那一双蓝色的大眼睛亮晶晶的,好似装了星辰在里面一样,好看得又觉得纯真异常。
但是老狐狸不依了,本就是猫发情的季节,被这小孩儿香香软软的身子一扭一踢,身子里的欲火说起来就起来了,毫无预兆地就烫了一身。
少年清脆悦耳的笑声反而愈来愈像催情剂,天真的小脸蛋上满是无知懵懂,那一头看得出未来雏形的艳红的发,还有那眼角的两颗红痣..
忍不了,真的再也忍不了了。
一掀衣服裹着小孩儿随意擦擦,就把这还玩得开心的小韩信吓到了,乖乖地一动不动趴在人怀里等他动作,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玩水...”委屈巴巴的声音好似受了什么委屈,低声安慰着人,躁动的情绪都被强行压下,睿智的目光里夹杂着复杂的情感。
“小将军,你想喝牛奶还是吃棒棒糖呢?”

评论(1)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