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歌哥哥

我我我现在在火区盗圈玩得很快乐。沉迷名朋啪啪啪啪啪(打脸)不想写肉。

白云 酒友(前续)

也就是前世的事情——比较狗血文笔也很——
下面正文


烟雨模糊的记忆深处,已不知已经留存了多少年,若不是和那人相遇,也没想过会回忆起那时的种种悲欢离合。
狐狸,都是狡猾的。更别提那些已经修炼成精的狐狸了。
“子龙这酒量可真不行啊——”青丘狐狸所特有的口音夹杂着君王的威严,又带着些调侃的醉意。
“那还不是因为...你是个狐狸。”蓝衣的人类在狐王怀里端着个酒壶,两人双双沉浸在酒香的浓郁气息之中,不同的是,一人因酒而醉,另一人因人而醉。
双双倒在床铺上,两个男人——更不如说是一人一妖,此刻都像孩童般依偎在一起。
“那不如..来世。你做个狐狸,我倒变成人类看看。这酒量有没有颠倒过来罢。”像平常和情人间开的玩笑,却不知这竟真一语成谶。
狐狸刮了刮怀里人儿的鼻尖,低头与人耳鬓厮磨着,存着两人间的温度暖融融的,似把那酒都温热一般。
沉默的半晌,屋里的温度仍是温存的暖和,怀里那人似是醉了又是醒了,那双紧闭的、漂亮的、平常总是带着严肃的眼睛总算微微拉开一条缝,却迷迷糊糊的什么也看不清,便又立刻觉得困倦,懒洋洋地合上。
“如果还有来世..。”男人的声音清脆而悦耳,狐狸搂着人,侧耳听着他的话,沉醉在这音韵中。“子龙愿意再遇到太白。不管是什么身份。”半眯着眸子轻轻说出这句话,抬头与那万妖之上的王亲吻。
这吻似乎吻遍了两人长久以来的爱情和不舍,他们之间已经不能更近更近。
已经吻了许久,房间里只回响着双唇交磨时发出的阵阵水声。
也许还是人和妖之间那微不可闻的联系作祟,他们根本舍不得放开对方的唇,只想这刻存得再长久一些。
可怨人妖殊途。有情之人,终于是被时间的轮回所冲散了。
十年之后,百年之后,千年之后。狐狸还是狐狸,他是君王,却是最孤独的君王。而那伊人早已化为一抔黄土,永远的天人两隔。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