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歌哥哥

我我我现在在火区盗圈玩得很快乐。沉迷名朋啪啪啪啪啪(打脸)不想写肉。

兄弟 丕昂/不知可有吃这个的...略冷的感觉

曹昂非常宠爱这比他小了整整十岁的弟弟,即使他是父亲和另一个女人生下的孩子,曹昂还是在看见弟弟的第一眼就沦陷了,从此过上了被压迫的生活...虽然他乐在其中。

一岁

“哥哥!...叫哥哥!”尽力逗着这个小豆丁笑一笑,然而得来的只有几声撕心裂肺的哭闹“呜哇哇!!!” “啊啊啊别哭啊啊啊!!”来自乱了阵脚的昂,“丕儿别哭了哥哥哥哥哥哥错了!!”

曹昂,卒。

五岁

“哥哥,我想吃糖!”天真灿烂的笑容。 “丕儿想吃什么就说吧,哥哥给你买。”钱包,卒。

八岁

“哥哥...”曹丕弱弱的一声呼唤,随后就得到曹昂一声疲惫的回应,“哥哥在...丕儿快去睡吧。”

“哥哥快休息吧...哥哥已经很累了。” 说罢曹昂无奈地从成堆的练习卷中抬起头,眼眸中的红血丝愈发明显,但还是尽力笑了,有些吃力地将桌旁的弟弟抱回床上。

“哥哥给丕儿讲个睡前故事罢。”两人躺好,仍是小孩心性的曹丕在被窝里爬来爬去,终于找到个舒适的位置,然后躺好在曹昂怀里,抬头看了看曹昂稍显倦意的脸。

“哥哥...丕已经不小了!”他表示反驳,虽然字也没看懂几个,但仍是要在兄长面前表示自己的成长。 “丕儿...丕儿还小呢...来,哥哥给你读个故事罢。”曹昂晃了晃头,驱赶些许睡意,但只模糊地看了几个字,便挨着枕头边儿歪着头睡着了,呼吸不久就变得绵长。

曹丕小心翼翼地起身,仔细看了看睡着的兄长,有些心疼地抬头吻了吻乌黑的眼圈,随后用了几近所有的力气把睡着的兄长平放在床上,趴在床边静静看了一会儿,小孩子的身体就已经疲倦不已,起身附在曹昂苍白的唇上蜻蜓点水的一个吻,然后便躺在他身旁进入了梦乡。

十五岁

“哥,什么时候来接我。”电话里开始变得低沉的嗓音略有些急躁地说着,可以听得出他已经等了许久,或许自己再迟几分钟,就能看见他那张整日面瘫的脸上出现别的表情,虽然曹昂很想看着,但他还是加快了开车的速度“很快了...我看到你了。”下车后就被这开始猛飚身高的弟弟一个熊抱住,曹昂差点站不稳脚。

“走吧...多大的人了,还如此。”他无奈。

“兄长也是..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娇弱”他最亲爱的弟弟这样说着,随后学着小时候的模样戳了把曹昂的脸,然后装作若无其事地进车里坐好,完全无视兄长黑了半边的俊脸。

“回去再收拾你...”

十八岁

“丕儿...你为什么把她抢走...?”他第一次对自己的弟弟生如此大的火气,也不知道是为了自己最爱的女朋友,还是自己最宠爱的弟弟。

“哦?兄长也会心疼啊...”他挑眉,半威胁半微怒地走近,“兄长难道还不明白吗?...丕的心意,一直都是兄长你啊。”

“....”曹昂愣了许久,随后带着三分不可置信,三分的拒绝,三分的惊恐和一分他自己也没有察觉的欣喜。

“兄长...丕真的非常喜欢你。”曹昂的心猛地颤抖了,面对这个自己最宠爱的弟弟如此真心的请求,即使他自制力再好,也无法阻挡内心的震动。

越来越逼近,便越退越后,最后到了无处可逃的地步,他抬头--丕儿已经这么...高了。一阵熟悉又陌生的压迫感让他很想立刻就逃开,但最后还是迷失在了那一个说不上温柔甚至极度粗暴的吻里面。

“哥哥...可以跟我交往吗?”从小到大,自己的请求哥哥都不曾拒绝过,曹丕带着些许期待地看着兄长的眼睛,带着不容置疑和满怀的爱慕。

“...我又什么时候...拒绝过你。”

或许此生,便败在你的手里。

END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