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歌哥哥

我我我现在在火区盗圈玩得很快乐。沉迷名朋啪啪啪啪啪(打脸)不想写肉。

心念/刘禅中心,小短文

或许自己从未懂得父亲眼里到底传递了什么的讯息。从姨娘嘴里听到那年云叔吧自己从百万大军中拼杀而出,对他的敬佩又不知上升了多少分,浅笑着扬起自己那张还显着稚嫩的脸,小跑着到师父跟前。
师父即使已经有而立之年,却仍是年轻依旧,虽说整日都因公文劳累而愈发纤瘦,但仍是喜欢向他请教,或许自己向往的就是平静无常,与师父与父亲,与云叔与所有人都一起生活的日子。没有尔虞我诈,没有沙场厮杀,只有安安静静的生活。偶尔能听见窗外一声清脆的鸟叫,便急着让人去把那雀儿捉下来玩耍。父亲总是微笑着接受自己的需求,却总是皱着眉头看着我那总是青涩稚嫩的脸。“公嗣,你太不成熟了。”他们总是叹气,惋惜着拍拍我的脑袋,虽然我还不懂他们说的是什么,但我仍做着我的少主日子,在幽深的院落中与闲暇下来的云叔或者孟起叔玩玩儿捉迷藏,即使可以听见那些在父亲面前堆着满脸笑意且满带讨好的官员们私下议论着父亲,为何会有自己如此一个继承人,总是只能装作听不懂,听不到,顺着阴影走回自己安定的乐园--竟不曾发现自己是如此可悲。
拼命把父亲期许的事情做好,装着天真的样子去面对尔虞我诈的官场,夜晚望着墙上师父亲自绘制的霸业蓝图,只是静静地躺下,望着星河灿烂的天际安眠,或许自己未曾做过噩梦罢...?
那可笑的理想,不过只是儿时再不可能成功的奢望罢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