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歌哥哥

我我我现在在火区盗圈玩得很快乐。沉迷名朋啪啪啪啪啪(打脸)不想写肉。

只能自己动手惹 去年的腊八贺文 马赵小短篇

吹一口热气,在干冷的空气中形成薄薄的雾气,飘散开来,双手合十,搓了搓冰凉的手心,在片刻的温度中温存。
“阿云,冷吗?来吃点粥罢。”他坐下,靠得很近,这温度却比粥还要暖和。忍不住贴近了些许,寻求更多的温暖。
“你也吃罢,今天是腊八,想和你多待会儿。”粥上浮着一层雾气,在寒冷中消散。凑近了些许,脸颊便被热气熏得泛起微红。浅尝一口,是熟悉的温度和感觉。
“很好喝。”毫不吝啬地夸奖了对方,满意地看着人勾起唇角,起身也去给人盛了一碗。
“阿云,我也很高兴。”他抱住了刚刚坐下的我,孩子般的语气,像是抱着自己的珍宝般,有些紧,却很温暖。
我微微笑了笑,拍拍他的脑袋。“多大的人,还撒娇。来吃罢,别冷了。”我把粥舀起一勺,在嘴边轻吹口气。披散的发垂到嘴边,温暖的手抬起来把那发丝轻轻放到耳后,随后推开我的勺。
“怎么..?唔...”他的脸突然放大,温热的唇落在我的唇上,炽热的气息喷洒在我脸上,我甚至能看到他紧闭的双眼微微颤抖的睫毛和脸上细细的绒毛。
放下手中的碗勺,我放开了关卡,一手勾住了对方的脖子,迎着他的吻。
他的舌细细地雕琢着我的唇,温柔的力道让我沉醉,勾起我的唇在温暖的舔舐中沉醉。
他放开了我,欣赏着我因这吻而泛红的脸颊,我擦了擦唇角边滑落的唾液,都不敢正脸看这个突然甜言蜜语的家伙。
“我做的粥...果然很好吃。”他抱着我,握着我的手,细细地吻了吻我的脸颊。
“别啰嗦...快吃吧...”轻轻拍开人的手,把注意力集中到粥上,但脸上的温度却怎么也降不下来。“孟起,腊八节快乐。”我小声地说着,他愣了几秒,把我再一次抱着,这一次比上一次的更加温暖和愉快。
“阿云,腊八节快乐。”他说着,把细密的吻落在我的脸上,我微微合上双眸,在冬日的季节里,与爱人品尝这碗腊八粥。
END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