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歌哥哥

我我我现在在火区盗圈玩得很快乐。沉迷名朋啪啪啪啪啪(打脸)不想写肉。

我被暴击了...他好美...!

冬枣。:

温润如玉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啊啊啊四代你怎么可以这么帅啊啊啊_(:з」∠)_

儿童节礼物 白信 公车痴汉

标题很污x
日常欧欧西,除了操信信就没别的了 儿童节快乐。

良信 车

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啊√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06745533362893

良信

两个互相夸可爱的小可爱!!
下章开车 我就卡 我就卡!就卡了!
子房,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啊...
章二:返童
第二日的日上三竿,张良再一次摸索着单片眼镜爬起来,那恼人的猫耳朵猫尾巴还在。
本以为韩信已经起来练枪了才是,却发现院里静悄悄的,除了鸟儿清脆的鸣叫和仆人们扫地时落叶和扫帚发出的摩擦声,好像都是静悄悄的。
那小子怎的...?张良穿戴洗漱好,便寻去客房找那人。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睡——”开门却吓得停下了手,什么嫌弃话都烂在了肚子里边,只好无底气憋出一个音“——信?”
偌大的房里只坐着个赤发的小孩,白嫩嫩的脸蛋肉嘟嘟的仿佛都可以掐出水一般,一双湛蓝色的眼睛眨巴眨巴地无辜望着他,天真的样子好似——他什么都忘了?
那小孩儿粉嫩的脸上满是茫然和无措,好似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似的——看着这个好看的大哥哥,便如何也不想地坐起来,摇摇晃晃地爬下床要去找他。
登时吓得张良急忙去把韩信接住,搂怀里柔声安慰着,望着那委屈的小脸蛋和粉嘟嘟的波光水润的唇,心里轻叹一声:
“天..好可爱..”
不过下场就是自个儿的猫尾巴被人像什么新奇玩具一样抱在怀里玩儿。
散乱的红发被他亲手扎起来,碎发别到耳后,顺道也给他换上了一套管家本来给女儿买的小熊睡衣...拾掇完后那一个粉嫩的小团子,简直就像吃可爱长大的小宝贝似的。
这样可爱的将军...不想被别人知道...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就是和隐居没什么两样的——除了几个偶尔“路过”看着二人互动的女仆,满脸少女心飞快地走掉外,张良对调戏小韩信有着各种各样的花样,比如突然用言灵把他托起来,看着他忽然吓得呆掉的、几乎要停滞的小脸总觉一阵解气;小将军大抵已经有五岁,偶尔欺负他抢走他的食物他还会奶声奶气地装凶,后来看着没有用了就软软糯糯地跑过来撒娇,凶没用、撒娇也没用,最后气急败坏地扒拉着张良的衣袖一个劲地呜咽着掉眼泪,这可爱的表情都快把张良心给哭化了,只得又低头给他玩儿猫耳朵,抱着人温声细语地安慰着。
这样的将军实在是太可爱了...但是即使不想这样有趣的事情过去,但是随着几天过去,他清楚地发觉韩信已经长大了许多——从白嫩嫩的小团子变成了大一点的团子。
肉嘟嘟的脸庞便瘦削了许多,一双不喑世事的湛蓝色眼眸里晃着的都是自己的影子。白皙的肌肤摸着滑腻又让他爱不释手,爱意膨胀着便随着这样的时间和两个人一同的打打闹闹里升华得爆发。
“子房!陪信洗澡!”装出凶狠的表情恶狠狠地望着那还在批阅文书的人,却不知这表情嫩得什么气势都没有,反而会让人觉得想伸手掐一把那人柔柔的脸蛋。
“小将军你可等等啊...”无奈之下操纵言灵飞快地把工作做完,抱起韩信便顺理成章往温泉里边走了。

屏退了仆人,抬手把摸了把自个儿的猫尾巴,有些不适应地碰了碰水,随即又缩回来。
啊啊...不想下去啊...
毫无办法地干站着,直到自个儿的尾巴被小孩儿含嘴里玩儿才后知后觉抽出来。眼下还是陪着这位小祖宗吧...无奈客服了一下,碰了碰水百班不情愿地把小孩儿抱怀里下了水,小孩儿入了水,泡在温热的水池里发出猫咪一般的呜咽。
...好可爱。
明明自己就成了猫,却完全抵不过这小将军什么都不懂的时候的那些个撒娇哭喊,只得一个劲儿哄着。
这账啊可一定得讨回来...
气愤地想着,低头瞪了眼在自己臂弯里玩儿着水的小孩儿。
秀气的眉毛沾了点水珠,眼睫毛湿漉漉地眨了眨,双腿不安分地到处踢,但是那一双蓝色的大眼睛亮晶晶的,好似装了星辰在里面一样,好看得又觉得纯真异常。
但是老狐狸不依了,本就是猫发情的季节,被这小孩儿香香软软的身子一扭一踢,身子里的欲火说起来就起来了,毫无预兆地就烫了一身。
少年清脆悦耳的笑声反而愈来愈像催情剂,天真的小脸蛋上满是无知懵懂,那一头看得出未来雏形的艳红的发,还有那眼角的两颗红痣..
忍不了,真的再也忍不了了。
一掀衣服裹着小孩儿随意擦擦,就把这还玩得开心的小韩信吓到了,乖乖地一动不动趴在人怀里等他动作,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玩水...”委屈巴巴的声音好似受了什么委屈,低声安慰着人,躁动的情绪都被强行压下,睿智的目光里夹杂着复杂的情感。
“小将军,你想喝牛奶还是吃棒棒糖呢?”

良信 偷偷更新液

为什么你们这么喜欢拿错药??
又名:扁鹊先生的药还真是五花八门
有点欧欧西和私设√ 不喜欢出门右转
章一:猫奴
张良一大早起来便发觉着不对劲。睡眼惺忪的时刻被第二声鸡鸣彻底叫醒来,往常一样地坐起来发呆,却发觉头上痒痒的不知是什么东西。好奇地伸手一抓——猫耳朵?!
惊奇地坐起来,此刻真是睡意全无了。匆匆忙忙换好了衣衫,走到铜镜前不可思议地看着突然冒出来的米黄色猫耳朵和白黄相间的猫尾巴,正耀武扬威似地随着阳光抖动。
真是耀眼——可,这该如何面对那两个今天要去他宅子里作客的两位祖宗呢。
正犯难着,门外就传来仆人敲门的声音,说是韩将军已经到了。
愁眉苦脸地盯着那阴魂不散的猫尾巴猫耳朵,张良叹了口气便洗了把脸穿戴好衣物出去见客了。

韩信正百无聊赖地等着。
刚被告知子房昨日修兵阵修至深夜,此刻也是刚起——明明都日上三竿了,还磨磨蹭蹭的。
他跺着脚偏头撑在桌子上,把玩着自己垂下的一缕发丝,赤红的发尾微微卷起,在手指的抚弄下渐渐被抚平。
却不想这片刻的宁静忽而被一股大力扯开,马尾登时被人扯得松松散散的,回头一瞪果不其然是自家发小,但是定睛一看又有什么不同,当即打量了一番,笑得合不拢嘴。
“噗...子房你那是...哈哈哈...!”韩信指着那猫尾巴便是一通嘲笑,本来心情还不怎么好的张良一听心情便更加不妙,但是瞅着那上下抖动的马尾...啊,好想玩啊。
“大清早的...皮痒痒?”一通言灵劈头盖脸就砸下来了,不得已招架不住,最后怂了吧唧地安安分分坐好让他玩儿着马尾才作罢。
“怎的回事儿?”韩信僵着身子连头都不敢动。
“昨儿晚本来叫人去寻扁鹊神医拿点儿安眠的东西...怕是仆人糊涂,拿错了药...怎知就成了这样,倒也睡得安稳。”
“啊..那解药如何?”
“方才遣人去问了,说是在送解药过来了。”
“你该庆幸今日刘老三要带玄德出去选新炮没来,不然这事儿早就传遍长安城了。”
“是是是...”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那红色的马尾晃来晃去地抖着深得子房的喜爱,缠在手里玩弄还不时用猫尾巴扫过那发梢,每每划过将军的腰侧都激起一阵战栗。
啊呀,好可爱。
聊了半天总算是送来了解药,韩信早就坐得腿都麻了,急急忙忙站起来去给他端药,腿一软却直接把药洒了自己一身——
“你怎么比那仆人更糊涂...”张良无奈。
“...谁说要玩马尾的?腿都麻了也不知道动一下...”抱怨归抱怨,但是听说这就一碗药...虽说过几天就可以恢复原本的样子,但是明日张良还要去看兵阵...
看来又得取消了。张子房惋惜地叹了口气。
不过不仅打翻了药还气过军师的某个将军,可就得陪那猫儿玩儿这么几天去了。
——来自被猫咪沉迷马尾的韩信表示,虽然自己很喜欢猫...但是这明明是一只狐狸啊...

接下来几个小时,自个儿的马尾不是松松垮垮的就是在张良手里蹦蹦哒哒的,一刻也没得停下。
无奈地坐好让他玩儿,忽然转过身晃了晃手里的狗尾巴草。
果不其然看到这人狡黠的眸子倏然染上惊奇的、野兽遇见新事物般好奇的目光,扑上来大型犬一般整个压自个儿身上便想抓那狗尾巴草。
...这也太犯规了吧...张良不是那种文文弱弱的文人,相反他被韩信带着练了身结实的肌肉,是正常男人该有的重量。这样一扑过来整个人都被撞了个趔趄,正被人整个圈怀里似地,示弱的动作不禁吓得自个儿脸上一红,推开身上的人学着逗猫的样子搔了搔人下巴,望着人舒服地长叹,满意地把张良金色的脑袋抱怀里。
猫咪..真是世界的宝物..
与此同时不明真相的张良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人和人的头脑??...
私设架空的王者峡谷,设定是猫化的老狐狸良x幼体化的纯情少男信√

留脑洞

是这样的,最近两个月没更新是因为——跳跳太可爱啦我爱他!!
不我没有移情别恋我只是爱上了左云.....
不吃云亮不吃云亮不吃云亮
构思了一篇all信的文 古风玄幻架空向√
有一米米长,但是会写完的
昨晚想了一晚上到底是白信好还是邦信好,今天看到个特别!特别!可爱的!太白!我就决定,还是白信吧√
哎嘿嘿我慢慢写稿

偷偷更新

我想开all信了....all云剩下的我先放着啦啦啦
略略略 这是和我家小马可开车参照的产物
马可x韩信

https://m.weibo.cn/5304035736/4102719038419670

失踪人口回归

最近看着首页都是云亮实在吃不下...所以关了一段时间x不过那篇亮云我是会补回来的!!
最近爱上了重言所以一直好好爱他x子龙和重言真是世界的宝物!!
写完子龙的几篇就开始写all信的小肉啦。xx
我就喜欢操信信不行吗!!
操云云!
操信信!

小天使们——我有围脖啦——看右边的那条LOF 链接点进去就好啦——文我都发在里面了—
最近沉迷邦信x顺便明天开学:)

简书封我号啊——咋子办——